您好,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4006668768
咨询电话

4006668768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行业资讯

文学作品中的服装

发布时间:2013-01-28浏览:

      文学是服饰演变的一面镜子,文学作品中的服饰描绘,为我们提供了服饰审美历史的又一生动画面,从一个侧面总结了服饰审美的时代精神。葛洪在《抱朴子·讥惑》中说:“丧乱以来,事物屡变,冠屐衣服,袖袂财制,日月改易,无复一定。乍长乍短,一广一狭,忽高忽卑,忽粗忽细,所饰无常。”说的是魏晋时政局激烈动荡带来的变化。“载玄载黄,我朱孔阳,为公子裳”,《诗经》这一描述,岁月留痕,文学作品仿佛是历史记载的注释,平添了许多生动的服饰事例,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服饰审美评价。

     《后汉书》中记述了一首民谣:“城中女子高髻,四方高一尺。城中女子广眉,四方且半额。城中女子大袖,四方全匹帛。”而白居易所写的《时世妆》,生动地反映唐代流行的时世妆:“时世妆,时世妆,出白城中转四方,时世流行无远近,腮不施朱面无粉。乌膏注唇唇似泥,双眉画作八字低。妍媸黑白失本态,妆成尽似含悲啼……”这首词描述的是元和末年(820),宫妃和贵族妇女不但追求豪华瑰丽的服装,而且热衷于面部的奇异化妆。自居易的另一首词《上阳白发人》:“小头鞋履窄衣裳,青黛点眉眉细长。外人不见见应笑,天宝末年时世妆。”又说的是入宫几十年的宫女,外面已经流行“胡妆”,出宫后穿的还是入宫时的衣服。唐诗中还有诸如:“粉胸半掩凝暗雪”、“长留白雪占胸前”、“莫画长眉画短眉”的妆扮描写。而宋人诗词的描写则更加具体详实。

      如:“轻衫罩体香罗碧”;“薄罗衫子薄罗裙”、“轻衫浅粉红”;“衫轻不碍琼肤白”等,都是对衫的轻薄及色彩的淡雅的描写。还有诸如“头饰”等物的描写。“凤髻金泥带,龙纹玉掌梳”(欧阳修《南歌子》);“铺翠冠儿,拈金雪柳”(李清照《永遇乐》);“蛾儿雪柳黄金缕”(辛弃疾《青玉案》);“玉簪螺髻”(辛弃疾《水龙吟》)等。进入明清两代,大量文艺作品和札记中对服饰的描写反映当时人们的服饰审美情趣。从冯梦龙的《三言》,及同时代的《两拍》,到《红楼梦》都有大量服饰描写,可以说小说作者已经承担起服饰评论的重任,阐述着他们对服饰审美的观点与看法,为我们分析当时服装流行提供了辅助材料。

      特别是《红楼梦》书中用大量篇幅描写了上至北静王、王熙凤、贾宝玉,下至袭人、鸳鸯等人的服饰,从富奢的皮毛服装,到家常的“红绫袄儿”,直至贴身的肚兜;从贾母送给宝玉的“俄罗斯”产雀金裘,到宝玉雨天用的玉叶蓑和沙棠屐。

TAG: